(2 / 2)

凌司楠幽眸睁大了一圈,他从来没想过这种事情。

“夏小姐,你可能真的误会……”

“不,我没有误会,我深知自己的价值,我没有学厉,就算我眼睛好了,我也没有资本可以报答你,唯一能给你的……就是我这还算完整的身体。”夏溪遥觉的,只要自己不尴尬,什么话都能说出口。

凌司楠堂堂一个大男人,竟莫名的羞红了脸。

“你怎么会有这种想法呢,我不会让你以身相许的。”凌司楠俊脸有些难堪,不知道要怎么才能解释这件事情。

“既然凌先生是正人君子,就请不要为难我,我的眼睛,让我们自己做决定好吗?”夏溪遥暗暗得意,果然,当一个话题聊到死胡同的时候,那这个话题就没有聊下去的必要了。

夏溪遥抬起头,漆黑的双眸,望着凌司楠,她惊奇的发现,这个男人俊脸通红,表情羞窘。

呵呵,果然是纯情的男人,不过是几句出格的话,竟令他脸红了。

“既然夏小姐觉的困扰,那这件事情,以后再说吧。”凌司楠也不好再为难她了,只是替她觉的可惜,如此好的机会,她竟然就这样放弃了,看来,这个女人真的特别的让他刮目相看。

夏溪遥暗松了一口气,幸好她急中生智,才解决了这件事情。

不然,真要让那专家给瞧了,自己的谎言就瞒不住了,那她想要深入了解凌司楠这项工作,也进行不下去了吧。

如果让凌司楠得知自己的目的,将来要再靠近他,只会难如登天。

不行,她得加把劲,先从凌司楠这边得到更多的消息才行。

好意被拒,男人神情略僵,他是真的想帮助她,奈何她性子固执,竟然说出这样的理由来,还把他给说服了,真不知道她娇小身体里到底藏着什么样的力量。

这份坚定和坚强,让凌司楠对夏溪遥刮目相看了。

送夏溪遥到门口时,恰好碰上刚下班回来的夏华兰,夏华兰急忙过来,接过了凌司楠的工作,搀扶住妹妹,一个劲的对凌司楠道歉。

“溪遥,以后不能总是麻烦凌先生,人家很忙的。”夏华兰假装对妹妹斥责。

“知道了,姐。”夏溪遥一副低眉顺受的样子,让人看着心疼。

凌司楠见她受责,赶紧替她说话解释:“这不怪夏小姐,是我执意请她过去吃晚饭的。”

“凌先生,你的大恩大德,我真不知道要怎么报答才好,若是没有遇到你这么好心的人,我和妹妹在这里,真的是寸步难行。”夏华兰说着说着就红了眼眶。

“不必客气,举手之劳而己,我先走了。”凌司楠怕夏华兰再说出什么感激的话,只能转身快步的离去。

夏华兰把夏溪遥扶着回到了家,汇报了她今天出门办的事情。

夏溪遥眯着眸子,透过玻璃窗,望着远处的那扇窗户,这个凌司楠,好像跟她所想的不太一样了。